顾京侯

自己养的鹦鹉……跪着也得宠

   中央时区九点,安缇斯.利亚顿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了起来,他漂亮的,半长不短的银色头发像鸟窝一样窝成一团,这似乎是一个习惯了不经意的邋遢的人;当然啦,也像他养的那只大鹦鹉一样,又懒又贪嘴,九点,田间的农夫都已经开始了工作,他却还和自己的鸟一样,将头窝在翅膀里呼呼大睡,毕竟你不能奢望一个昼夜颠倒的法师拥有一个正常的作息时间,那倒像是违背了法师这一“种族”的天性似的。

   安缇斯,啊,得益于有一个好哥哥的缘故,当自己一个人呆着时,他的生活总维持在一个仅仅能保持温饱,却不能保证质量的水平上。早餐的咖啡拉不出花,面包又烤得过于干,蔬菜沙拉都不能调出一个好吃的酱汁,不过好在还算新鲜,可以饱腹。

   但他的味觉还是正常的,至少他没有强迫自己的鹦鹉吃掉碗里的沙拉。啊……那只鹦鹉似乎人性化地摆出了嫌弃的表情。安缇斯收拾着盘子,小法术?不,当然不用,虽然他完全可以让盘子和碗碟自己飞进去洗个澡,但能有个用来发呆的时间,动动手又何妨呢?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为什么美食不能像信件一样邮寄呢?让鹰隼叼着盆穿越城市似乎对动物太不友好啦……会被罢工的吧?可是还是好想念热乎乎的芝士,刚出炉的外皮焦黄的土豆和地瓜,再不济,在炉子里烧的滚烫一用劲就开的新鲜栗子也好呀……可惜这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 鸟架上的大鹦鹉轻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主人,将翅膀埋进去准备接着睡个回笼觉了。


@卡斯尔·安蒂克 好了跪安吧